这座楼见证一部金戈铁马莞邑史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19-09-12 14:19:58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东关小区二手房

城楼之下

一座城楼坐落在东莞城西,布满历史的皱纹,岭南特有的红砂岩斑驳点点,梁柱上的大绿色退洗成青。城楼有一个专属的名字——迎恩门。

一块碑匾上记下建造的时间——明代洪武十七年(1384年),这一坐标像东莞历史的见证人,千百年风雨里不动。

城楼没建之前有没有东莞城?答案是有的。东莞市博物馆的一座镇象塔,将东莞的故事追溯到南汉时期。那时的东莞,春夏淫雨,蒸湿过半,林昏瘴不开。野象成群,招摇过市,践踏庄稼,击伤农人,民众为此而苦。官员邵廷琄率500个士兵拼死搏斗,把野象歼灭。962年,邵廷琄捐资建立资福寺。寺前修石经幢,八角形的柱体,上刻有佛经与佛像,作为镇压野象之魂所用。

镇象塔如今静静立在东莞市博物馆,让远古时期的象鸣人沸声真实可触,也从侧面看到1000多年前瘴雾潮湿的东莞。上世纪50年代,迎恩门发生变化,一场大雷击中木柱,城楼二层倒了。是修成原貌,还是创新改造,需要东莞人来抉择。受时代的影响,城楼作出历史新的装扮,修成了“天安门”样,据说图纸是根据老纸币一元钱上的天安门描摹。

二楼重修,但底下基座千百年未变。每一片红砂岩剥落,都见证着时间的流逝,历史的翻篇。明朝抗倭时的金戈铁马,清朝下南洋贸易的熙熙攘攘,到近现代蓄势待发,一一记录在目,成为城市相对的永恒。

大战倭寇

《广东海防汇览》描写过倭寇来袭时的惨烈情境:武夫丧气,抱首鼠窜,贼之亡矢折刃,蹂躏遍于江南,城野萧条,白骨填路。这是明朝嘉靖年间的事。东莞在明初全面禁海的背景下,拥有广东最长海岸线,成为海防中心,明政府洪武年间在东莞设南海卫所便是证明。

一连串海防危机事件不断上演,城楼见证着这一切:

1533年,海盗许折桂侵入,官员顾晟率兵直捣追捕,战死海上;

1551年,海盗何亚再次来袭,官兵追击,后五品千户与贼战死;

1568年,因东莞无重兵把守,海盗一直侵入近广州。

屯门、鸡西、佛堂门、冷水角……广东沿海险要之地都留下抗倭的足迹。官军的连续惨败震惊了全国,区区海盗竟威胁皇朝的生存,于是朝廷采取了一系列不同寻常的措施,其中水寨系统和巡哨制度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。

所谓巡哨,是指按照水师布防的位置和力量划分一定的海域为其巡逻范围,设定界标,相邻两支巡洋船队按期相会,交换令箭等物品。水兵巡哨需要建立水寨,用作镇守、交接之用。

东莞在广东巡哨中海域最广,兵员人数最多,装备最精良,军事意义最重要。东莞有兵额3000人、装备舰60艘,其他地区这一数字为舰船20艘,兵额1200人。

此外,在抗击海寇的过程中,东莞出产的“乌艚船”战功赫赫,江浙、福建等地抗倭时都有引进或借调。乌艚船上宽下窄,适合作为战船用,在海上摇摆较快,但不易翻沉。其舵材用热带硬木铁力木,坚固耐用,寿命可达60年。铁力木在海浪中强度大,不易折断,这在海上航行至关重要。乌艚船而且一般采用多孔舵,减小转舵力矩,提高操舵效率。

抗倭名将胡宗宪称赞乌艚船子弟兵勇于水战,是抗倭前矛。1571年,明政府令东莞造乌艚巨舰,征募本地壮民,分作于南头、马耳等处防御。经过多年奋战,终于抑制寇患。

贸易兴城

广州起,过东莞,穿越南海、马六甲海峡,进入印度洋、波斯湾,到乌剌国,出霍尔木兹海峡,近阿曼湾、亚丁湾……这是《新唐书》给出的海上贸易路线。东莞地处珠江入海口,背靠省城广州,成为通往海外的重要通道。

不仅在唐朝,各个朝代中,东莞都是广州对海外贸易的搭档。两块明嘉靖年间的碑刻见证了东莞与东南亚的贸易。1538年,一名暹罗人到达莞城城墙下,带着国王的引文想与中国贸易。时任番禺县令李恺操行端正、秉公办事。为表感谢,暹罗人筹集了100两白银打算送给他,但他认为这是自己的本分,再三推拒,将金额悉数退回。暹罗人大为所动,用这笔钱制成“却金亭”作为纪念。

东莞海上贸易的兴盛在清朝达到顶峰。清康熙1685年,设立粤海关,在东莞设立两个海关挂号口,征收过往民船挂销号费,自此成为广州海外贸易的重要税口。乾隆年间,清政府强令外国商船只在广东收泊贸易,“一口通商”造就东莞贸易的独特优势。带有独特东莞气质的产品通过这城墙,随着海上波涛送往世界各地。

莞草长于咸淡水交汇之地,东莞土地肥沃,每天两次潮汐泛注,海潮不断灌输肥源,莞草茂盛,用其制作的草席纳凉耐用。一组数字可见当时莞草之行销。宣统年间,莞席每年出口约15万包。1913年,广州出口至欧美席子288万条,东莞占了3/4。东莞道滘的“黄祥记”和“国顺”等厂家名噪一时,莞城的兆泰号产量最高,名扬美洲。此外,莞香和烟花也是行销海外的东莞特产,销往东南亚各国。

到1911年,广九铁路建成后,西洋建筑之风盛行。20多年之后,东莞独具一格的骑楼和专业街市出现了。骑楼从正面看像欧式风格,侧面看像中式风格,楼下街道店铺鳞次栉比,打锡街、卖麻街、文房街、纸扎街……熙熙攘攘,好不热闹,东莞的经济在热闹之下愈发兴盛。

(文/图摘自《质朴东莞》,东莞市城市形象推广办提供)

我要推荐
转发到